韩国人的平昌,朝鲜人的溜冰场?

2018-02-06 18:28   | 0条评论 

文章来源:补壹刀;作者:花叨叨

随着平昌奥运会进入倒计时,刚过66岁的文在寅愈发感到心绪起伏,辗转难眠。

他很期待,也很激动。虽然不像北京2008年夏季奥运会那样风风光光邀请到上百位各国领导人出席,也搞不出中国气势恢宏的排场,但对韩国人而言,通过奥运会提振经济,彰显国家实力,历史记忆是深刻的。

但更多的是忐忑。自2018年元旦以来半岛形势的柳暗花明,让韩国不再是这次冬奥会的唯一主角,北方邻居的风头似乎更胜一筹。甚至有人戏谑说,这次平昌冬奥会实则应该叫“平壤冬奥会”。

韩国会被冷落吗?冬奥会期间朝鲜会搞什么幺蛾子吗?冬奥会结束后,半岛会“一夜回到解放前吗”?

这些,都是文在寅心坎里千万次的问。

然而要解开这些问题,他感到有心无力。

朝鲜和奥运会解不开的恩怨情仇决定了,它将必然成为本届冬奥会的最佳抢镜王。

2004年雅典奥运开幕入场式,韩朝携手入场。

往昔恩怨

上一次朝鲜因为奥运会“出了大名了”,当属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

得知1988年夏季奥运会主办权花落汉城,朝鲜颇为恼怒。为此,它发起一系列游说攻势,要求奥委会换地、或者由南北双方共同主办。

在国际奥委会的斡旋下,朝韩双方多次在板门店等地展开了马拉松式的谈判,但终因分歧严重,无功而返。

1987年9月17日,国际奥委会再次表明将在韩国汉城举行第24届奥运会,与此同时韩国也重申了将单独举办奥运会的立场。朝鲜当局对此表示遗憾。

事情原本应当就此完结。但两个月之后,曼谷上空的爆炸声打破了东北亚的宁静。

1987年11月29日,韩国大韩航空858次波音707飞机自伊拉克首都巴格达起飞,目的地是韩国汉城。在飞越泰国首都曼谷时,飞机突然失联。随后不久,班机在空中爆炸后坠海的消息传来,机组人员和乘客共115人,全部遇难。

围绕这一震惊世界的民航客机被炸事件,朝鲜与美韩方面展开了激烈的交锋。韩美等国指责朝鲜一手策划了这起“恐怖行动”,目的是“恐吓其他国家,使它们不敢去参加1988年汉城奥运会”。而朝鲜方面则多次强烈否认,称这是韩国自己搞爆炸之后的栽赃嫁祸。

但在这场空难发生之后仅仅一年,半岛局势出现戏剧性变化。美朝火速在中国实现了正式对话,这次对话为1992年美朝间历史性会晤奠定了基础,也让朝鲜半岛进入了一个相对和平的短暂时期。

绝非弱旅

但朝鲜在奥运史上留下的绝不止这些。

自1964年参加冬奥会以来,1972年参加夏奥会以来,朝鲜在奥运奖牌榜上的表现并非鼠辈。它一共获得过56枚奖牌,其中16枚金牌。大多数奖牌来源于朝鲜的传统体育强项——摔跤、举重、柔道和拳击。

不过,在冬奥会上,朝鲜只拿到过两枚奖牌。

美女拉拉队也是朝鲜在奥运会上的一大“利器”

有一种说法是,如果以经济产出为基数来计算的话,朝鲜在夏季奥运会上获得的奖牌总数位居世界第七。

英国BBC曾惊讶地表示:“说真的,朝鲜绝不是个(在竞技体育上)懒散的国家。”

这与朝鲜国内对体育的重视息息相关。

举国之力培养运动员并不罕见,但是外务省负责培养篮球运动员、大成银行负责手球项目,还有名气极大的“4.25”体育团则由军方负责,这样的“一对一”机制大概只有朝鲜才有了。

朝中社曾在此前的报道中先后提到,“朝鲜的各省(中央部门)和中央机关有条不紊地推进体育支持工作”,“建设建材工业省(马拉松)、朝鲜民族保险总公司(乒乓球)、人民服务总局(举重)等部门认真做好体育支持工作。”

背后很大一个推动力是,金正恩本人就是体育迷。

自从2011年末成为朝鲜最高领导人后,金正恩就从不掩饰对体育的喜爱,他还提出要建设“体育强国”的要求。

2014年10月19日,金正恩会见了仁川亚运会和近期世界锦标赛金牌得主。

金正恩上台后,各个中央部门在体育项目上更有了你争我赶之势。

这种说法看起来似乎有点奇怪,但对外交上高度孤立的朝鲜来说,在国际体育赛事上拿取名次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出现这种现象也就可以理解了。

此外,精英运动员在朝鲜获得相当高的待遇。如果在奥运会取得名次,运动员回国后奖金将非常丰厚,有时候还能得一辆汽车,或者分一套精装修的公寓房。

如果失利的话呢?挖煤?枪毙?

这些都是无稽之谈。

专门关注朝鲜事务的新闻网站分析人员对BBC说,“至少过去几十年间,输了会受批评,但是朝鲜确实也懂得,如果开始把运动员关进监狱,很快,这个国家就剩不下多少运动员了。”

“因此,就我所知,在现代朝鲜,即使运动员在比赛中输了个一塌糊涂,他们甚至可能都不会被开除出党,但是,在接下来的总结会上,要严肃地、长篇大论地做自我批评。”

破冰契机?

体育往往很难只关乎体育。

奥运会常常被认为是各国在外交上施展拳脚的重要场合。

在1988年汉城奥运会之后,半岛出现的巨大转圜令许多人记忆犹新。

在1987年空难之后,半岛南北之间、以及美朝之间的对话意愿都趋于强烈。

1988年2月,就职不久的时任韩国总统卢泰愚还表示,如果奥运会顺利无阻地进行,将与朝鲜举行对话。

美国里根政府也制定了一份与朝鲜接触的路线图,被称为“适度主动”政策。只要朝鲜显示“克制”,对奥运会不加干扰,华盛顿便会采取某种“奖励”措施。

这些“奖励”包括:支持朝方非政府访美活动、放宽阻碍美国公民访朝的金融监管、允许人道主义物资有限出口朝鲜、允许国务院官员与朝鲜外交官进行实质性交流。

1988年10月,当汉城奥运会顺利结束时,里根政府如期批准了上述四项措施。

如今30年过去了,平昌冬奥会能否再次成为半岛局势的转折点呢?

美国《大西洋月刊》认为,虽然2018年的情况与1988年并非完全相同,但却有着惊人的相似,“特朗普政府或许会以30年前的里根政府为榜样”,“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罕见的开放姿态可能是一次机会”。

文章还呼吁特朗普当局向金正恩发出信号,表明外交大门已被打开。比如,美方可以鼓励为朝鲜提供人道援助的联合国和民间组织继续行动;还可以考虑放宽对朝鲜驻联合国外交官的行动限制。目前,朝方外交官在纽约的活动半径仅为40公里。

不少分析人士将目光死死盯住美朝官员,曾经还一度有传言称,朝鲜“二把手”崔龙海将率高级访问团前往韩国,有猜测认为届时可能会有美朝高官的秘密会谈。

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挂帅朝鲜体育代表团的正是崔龙海。在里约的短短数天内,崔龙海分别见了不少政治人士。

谜底在2月4日深夜揭晓,率团前往平昌冬奥会的是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今年90岁的金永南是朝鲜名义上的国家元首,他也是朝鲜高层中为数不多的没有因参与朝鲜核武计划而被美韩列入黑名单的人之一。2008年,他率领朝鲜代表团参加了北京夏季奥运会。

这个高级代表团有3名团员和十几名随从人员,朝鲜方面没有透露这3名团员的身份,有猜测崔龙海会是其中之一,也有人认为崔龙海因为上了美韩黑名单,现身的可能性并不大。

美朝会不会借平昌冬奥会实现“破冰”,依然是个悬念。

平昌冬奥参赛方国旗迎风飘扬,其中也有朝鲜国旗。

无论如何,金永南率团访问韩国,而且有很大可能与文在寅见面,这对半岛来说已经是个好消息了。韩国媒体也呼吁文在寅政府要做好美国的工作,“让美国相信朝韩对话之后就是美朝对话”。

但1988年的历史在今天重演一遍,这可能只是一种美好的愿望。

大多数分析人士相信,眼下半岛并没有坚定的和解基础。它与1988年的情况是完全不同的。

且不说冬奥会朝韩双方的合作本就一波三折,最关键的是,双方都避开了对核导试验问题的讨论,而这是特朗普不能容忍的。

“今年的平昌冬奥会,历史给了我们一个再次尝试的机会”,《大西洋月刊》如是说,“但如果美韩忽视了1988年的里根一课,当最后一名运动员熄灯离开平昌奥运村时,今天的机会将随之消失。”

在迷雾重重的平昌冬奥会上,人们究竟能看到什么?

(注:本人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凤凰网国际智库立场)